联系我们

    联系人:杨文远

    邮   编:730070

    邮   箱:gansusczl@163.com

    电   话:0931-7970613 13919792727

    地   址:西北师大新校区综合实验楼11楼

    网站主管:马玉凤

    联系电话:0931—7971927

    电子邮箱:mayufeng0418@126.com

精华文章
三叹熊图腾
发表时间:2014-09-12  发布者:管理员  浏览次数:580
  •  

    三叹熊图腾

                                                                               叶舒宪

          一叹熊图腾,发生在个人学术生涯的转折之年,即八年前(2006年)去赤峰和建平牛河梁调研红山文化,看到5000年前的女神庙和神熊偶像,林西县8000年前的石熊雕像,归来后便写《朝圣牛河梁  恍悟熊图腾》小文,随即又扩展为图文并茂的小书《熊图腾——中华祖先神话探源》,将黄帝“有熊”这个古来没有解释所以然的哑谜,通过考古新发现的5000年前神庙及熊神文物等,做出背景还原式的重新解读。

        从那以后,考证熊形文物的任务就伴随着个人所见和所采集的文物数量,持之以恒地延续下来。同一年的10月,趁在兰州大学任教的机会,下田野考察期间,在礼县长道镇的一家小古玩店里,看到一只汉绿釉熊形灯台,捧为至宝。2008年,又在兰州城隍庙的金城古玩城购得一只汉绿釉熊形盖顶的陶壶;在西安的小东门古玩城买到一小件汉代银熊饰件。对照各地出土的汉画像中一再出现天国神熊的情况,对这种神兽的功能和源流有了较深入的认识。

        2013年,慕名来到甘肃静宁县博物馆看齐家玉器之“七宝”,意外看到又一件汉绿釉熊形灯台,算是二次与神熊的不期而遇。

      2014717日,随玉帛之路文化考察团西行途中,离开张掖,先在张掖西郊的西城驿遗址考古工地调研咨询,随后驱车赶到河西走廊上中段的高台县。由县博物馆的寇克红馆长引领考察。笔者第一次来到高台县,对此地丰富多样的文化资源早有耳闻:如骆驼城遗址、许三湾古城遗址、地埂坡遗址等,有一批著名的文物古迹遗址,特别是魏晋墓彩绘壁画等。白天天气酷热,遂决定还是先看县博物馆内的精品。

      午后2点进入高台县博物馆参观,约一小时后参观即将结束,在展柜中看见魏晋墓出土的神熊群像,浮雕加彩绘,线条简练,从汉代的写实风格转向抽象化和模式化的表现。这在中原地区也是十分少见的。以往所知,神熊或熊神形象流行于两汉时期,一般多印证《周礼》而解读为方相氏。而笔者则认为是天国之神的动物形化身,有时明显刻划为位于天国中央位置,让东王公和太阳在左,西王母和月亮在右。是为天国之主神形象,不能简单归为驱邪、辟邪用的方相氏。

      为什么河西走廊的魏晋墓葬中彩绘熊神群像的情况,不见于中原地区呢?或许是汉王朝覆灭之后,熊神的造型表现传统也随之在中原地区终结,却在天高皇帝远的西域一带继续延续,应验着所谓“礼失而求诸野”的古训?

      在高台县博物馆看到的最后几件文物,是地埂坡魏晋墓群M1出土石龟,我左看右看,总觉得与其说是龟,不如说是熊龟,为什么龟能够有像熊一样雄壮威武的巨大身躯?

      后来翻阅古籍,逐渐明白一个道理,即大凡戍边、御敌都需要强有力的神力保佑,神熊形象就这样一直借用并延续到魏晋时期的古墓文物中,因为在汉代从西亚引进狮子这种动物之前,东亚地区最大的食肉动物就是熊。抵御民族国家共同体外部来犯的敌人,最好的防卫方式当然包括精神信仰的防卫。诉诸于最威猛的野兽形象,是天神力量变形转换的通例。《左传·襄十四年》云:“先王居梼杌于四裔,以御魑魅。允姓之奸,居于瓜州。”梼杌的意义有多种:一是传说中的凶兽名。如果现实中的最大猛兽——熊还不足以抵御外敌和魑魅魍魉的威胁,那么,神话想象一定要塑造出更加强大有力的生物,哪怕具有魔怪的品格也在所不惜。《神异经·西荒经》云:“西方荒中有兽焉,其状如虎而犬毛,长二尺,人面虎足,猪口牙,尾长一丈八尺,搅乱荒中,名梼杌,一名傲狠,一名难训。”又是傲狠,又是难训(驯),其野性和攻击力可知矣。如果用素描方式描绘出这个人面虎身犬毛的怪异形象,或许类似古埃及金字塔下的神话怪物斯芬克斯吧。梼杌的第二个意思是指传说中的远古恶人或罪人,“四凶”之一。有一种说法认为这一形象就是偷窃天帝息壤治水失败被帝所杀的鲧。如《左传·文公十八年》所说:“舜臣尧,宾于四门,流四凶族浑敦、穷奇、梼杌、饕餮,投诸四裔,以御螭魅。”同书还说:“颛顼氏有不才子,不可教训,不知话言,告之则顽,舍之则嚚,傲很明德,以乱天常,天下之民谓之梼杌。”杜预注:“谓鲧。”梼杌一词的第三个意思,是楚国的一种史书名称。《孟子·离娄下》云:“晋之《乘》, 楚之《梼杌》, 鲁之《春秋》,一也。”如今流传下来的只有楚国的《春秋》,列为儒家五经,成为中国第一部国别史。而楚国、晋国的两部史书都彻底失传了。还有一种传说认为梼杌作为神兽具有预知未来的本领,楚国史书命名《梼杌》,大概也蕴含着以史为鉴、查往知来的寓意吧。

      几天后,在临夏州博物馆,看到该馆与西安的一个文博单位合办的丝绸之路文物展,其中有汉代彩绘陶母熊捧孕腹端坐像和汉代黄釉双熊合抱形灯台。二者均未注明出处,推测为陕西或甘肃的汉代出土文物。笔者以前在西安古玩市场也曾购得一尊母熊抱像,与此件区别是灰陶塑像并无彩绘。

        可以比照观察的是陕西茂陵霍去病墓西汉石雕人熊合抱像,据传是汉武帝为纪念名将霍去病而专门请顶级工匠御制的雕刻作品。看这尊雕像巨人伟岸身材和较小的熊形身躯的强烈对比:一大一小比例悬殊的形象反差,究竟是表现人与熊合抱,还是人熊(神)搏斗,见仁见智,恐怕永远难有一个现成的定论。

Copyright © 甘肃丝绸之路传媒 © Design from 甘肃丝绸之路传媒
地址:兰州市安宁区西北师大新校区综合实验楼11楼甘肃丝绸之路杂志社出版传媒有限公司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