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联系人:杨文远

    邮   编:730070

    邮   箱:gansusczl@163.com

    电   话:0931-7970613 13919792727

    地   址:西北师大新校区综合实验楼11楼

    网站主管:马玉凤

    联系电话:0931—7971927

    电子邮箱:mayufeng0418@126.com

每月特稿
5月特稿:埃及访古
发表时间:2018-05-30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浏览次数:123
  •  

        中国和埃及名列四大文明古国,有人认为关系密切堪称一家,更多人认为互不相干、上古并无来往。我坚信四大文明古国之间互有影响,并在青铜时代已形成世界体系。20183月,由两位中国埃及迷策划安排,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不同行业的12位网友顺利访问了埃及。9日深夜,从首都机场出发,经迪拜转机,来到古老埃及,与另外三人会合,见证了当代伊斯兰世界的开放与繁华;18日,又经阿拉伯世界国际交通枢纽迪拜顺利返回北京。

             初访埃及,一见如故。导游马奇是科普特人,毕业于亚历山大大学,通晓基督教、伊斯兰教和古代埃及神话历史古迹;原是意大利语和英语导游,近来改学汉语,曾在中山大学进修,成了优秀中文导游。在埃及的八天七夜,他带领我们参观了六座金字塔、五座法老墓、四座博物馆和十余处神庙。略有所感,分述如下,为中埃古代人口迁徙与文化交流比较研究做准备。

        金字塔与方尖碑

        金字塔与方尖碑是古代埃及的象征。新王国时代,方尖碑取代金字塔,曲折反映了法老、埃及变革的历程。下机伊始,我们直奔位于开罗以南尼罗河西岸的“死亡之城”塞加拉墓地。墓地占地近10平方公里,是一处超大型考古文化遗址, 已经陆续发掘研究上百年,仍有许多未解之谜。作为法老墓地,塞加拉先与阿拜多斯平分秋色,后来被吉萨金字塔及底比斯国王谷取代。

        塞加拉有埃及早期泥砖建筑坟墓,亦有法老金字塔,其中以左塞尔阶梯金字塔最著名。先有马斯坦巴砖建筑,后有石制金字塔。第三王朝第二代法老左塞尔阶梯金字塔是转折点。他任命伊姆霍特普负责设计建造,由四层扩建为六层阶梯式金字塔,每层高约10米,逐层缩小,总高60米,是埃及历史上第一座大型石砌陵墓。墓室结构复杂,清理出4万余件各类文物;棺室上方有一孔可让阳光进入。阶梯金字塔仍在修缮中,只可近观不能进入。

        伊姆霍特普因设计建造此阶梯金字塔闻名于世。大型石砌建筑技术在世界建筑史上有重大影响,如果说泥砖是人类建筑史上第一大发明,那么石砖就是第一大革新。伊姆霍特普还是医师、祭司兼维西尔(宰相),埃及人尊他为智慧之神。据说此地还有一个伊姆霍特普展览馆,可惜无暇参观。

        塞加拉以南代赫舒尔亦有金字塔群,以红色金字塔和弯曲金字塔最为著名。第四王朝首位法老斯尼夫鲁红色金字塔是埃及第一座真正的金字塔,高约104米,边长约220米。据说石质偏红,故称红色金字塔,但因风化严重,基本上看不出红色。此处参观者不多,可以免费进入,墓道呈方形,宽、高皆1米左右,无文字也无壁画,斜通墓室。下面三个墓室结构相似,金刚墙券顶高耸,据说是最早的金刚墙,亦是新发明,中国明清陵墓仍然使用。前两个墓室高10米以上,第三个较低,但有一不规则洞室。只有一条墓道到底,没有通风口;古老气味难闻,满足好奇心之后匆匆爬出来。为了建造这座真正的方尖体金字塔,斯尼夫鲁还建造过两座实验性金字塔。弯曲金字塔位于红色金字塔旁不远处,建到一半高度时斜度突然减少,草草收工。另一座美杜姆金字塔最初设计成七级阶梯金字塔,后用石灰石填充,使边棱平滑,成为一座真正的金字塔。由此可见金字塔不是一蹴而就,也不是外星人建造的。

        斯尼夫鲁是胡夫之父,胡夫金字塔登峰造极。胡夫金字塔是旅游热点,安检异常麻烦。我们只绕行金字塔一周,从残破处稍微登了几级,体验金字塔的雄伟和壮观。后面是发掘区,禁止参观。很遗憾路上因安全原因耽搁太久,没有时间进入金字塔内,匆匆赶到狮身人面像下合影留念。

        胡夫金字塔是世界古代七大文化奇迹中唯一完整幸存者,亦常被列为世界十大文化遗产之首。胡夫金字塔难以超越,已发现的上百座金字塔中没有更高大复杂的金字塔。秦始皇陵也被称为“世界第八大文化奇迹”,地下墓室肯定比胡夫金字塔更加复杂壮观,但墓上封土仅高40余米,据考证,原始设计高度是90米,从谷歌地球欣赏,其外形类似金字塔。

        中王国时期,金字塔已不再兴盛,开始出现方尖碑。新王国时代,方尖碑取代了金字塔。早在第四王朝即有方尖碑,但遗物无存。现存最古老方尖碑属于中王国时期第十二王朝法老辛努塞尔特一世,竖立在开罗东北太阳城神庙,高20.7米,重121吨。中王国时期,太阳崇拜日益盛行,到新王国时期达到顶点,法老自称太阳神之子或化身,方尖碑成了神庙的点睛之笔。卡尔纳克神庙曾经有至少三对方尖碑,现存三方和一块残碑。

        哈特谢普苏特是唯一的女法老,自称太阳神之子,女扮男装统治埃及10余年,建造了古代埃及最高大的方尖碑。其中之一依然屹立于卡尔纳克神庙中央,另一残碑躺在“圣湖”边,正好可供游客分别仰望和俯视。在阿斯旺还有一块未完成的方尖碑料,长达40米,重上千吨,已出现裂纹,故而被放弃了,否则可能成为最高大的方尖碑。卢克索神庙前拉美西斯二世建立了一对标志性方尖碑,其中一块已移到了巴黎协和广场。方尖碑因崇拜太阳而建,也是法老自己的纪念碑;碑身刻有象形文字,内容丰富,可以当作一部立体书来阅读。

        建造方尖碑是真正树碑立传。方尖碑是古埃及杰作,也是埃及文化影响世界的独特象征。古老而高大的方尖碑总共30余块,绝大多数已被搬运到西方国家,据说埃及只剩下八块。奥古斯都曾命令将13座方尖碑从埃及运至罗马;东罗马帝国狄奥多西又将卡尔纳克神庙30米高方尖碑运回伊斯坦布尔。文艺复兴后,西方人对埃及文明兴趣浓厚,世界各地如罗马、梵蒂冈、巴黎、伦敦、纽约的方尖碑均来自埃及。

        华盛顿纪念碑是一座仿造大理石方尖碑,高169米。世界各地仿造方尖碑不计其数。阿根廷为了庆祝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建立400周年,修建了高67.5米的方尖碑,当时面临巨大阻力,终成布市标志。苏联在莫斯科建造了黑色方尖碑,碑尖是胜利女神。

          神话、神庙与陵墓

          11日清晨,我们从开罗向南飞行900公里,来到上埃及参观举世闻名的阿斯旺大坝,上游是碧波荡漾的纳赛尔湖,天蓝水清,延绵500余公里。大坝20世纪60年代由苏联援助建成,发电机组在大坝中,从剖面图看亦像金字塔。阿斯旺大坝是金字塔式伟大工程,改变了当代埃及自然地理与经济文化面貌。大坝下游5公里处,还有百年前英国人帮助建造的低坝,菲莱岛被淹没,菲莱神庙已被成功搬迁到附近小岛,可以乘船参观。

        菲莱神庙是我们参观的第一个神庙,不懂埃及神话就看不懂神庙,马奇为我们认真上了一课。埃及神话有三个系统,相互交叉混合,神灵或神话人物成百上千。太阳神为拉,他张口吐出或自摸生出风神舒和雨神泰芙努特;舒和泰芙努特结合生下天空女神努特和大地男神盖布;盖布与努特生下长子奥西里斯、长女伊西斯、次子塞特、次女奈芙蒂斯,分别组成两对兄妹夫妻。我首次听说奥西里斯和奈芙蒂斯私通或酒后乱性生下亡灵守护者阿努比斯,从而引起塞特设计棺材陷害奥西里斯。塞特又将他分解成10多块散布埃及各地,伊西斯历尽千辛万苦,四处寻找肉块整合成人,并在阿努比斯帮助下使奥西里斯复活,才生下了荷鲁斯。后来奥西里斯成了冥界之王,荷鲁斯成了地上法老。荷鲁斯娶了丰饶女神哈索尔……

        伊西斯被视为完美女性和女神,菲莱神庙又称伊西斯圣殿,是保存最好的三座托勒密王朝庙宇之一。当年亚历山大征服埃及没费多少兵卒,“干戈不染生灵血”;他在孟菲斯接受了法老称号就回西亚了。托勒密亦以法老名义统治埃及,改建、新建神庙满足自己和群众祭祀愿望。菲莱神庙室内浮雕生动地展示了托勒密法老向奥西里斯、伊西斯、荷鲁斯敬献礼物的场景。兄妹通婚是神话传说,亦是埃及王室独特传统,托勒密二世将远嫁他方两次的姐姐重新娶回来当王后。通过托勒密王朝统治,埃及、希腊间的文化交流更加密切,许多埃及神话影响了希腊、罗马或西方世界。

        神庙和法老庙难解难分,神庙中必有法老,法老庙中肯定有神灵。人神混搭是埃及文化传统。12日清晨4点,从游轮出发,乘中巴奔波四小时约300公里,来到阿布辛贝参观拉美西斯二世神庙。大门口是四尊拉美西斯二世不同年龄段的巨大石雕坐像,令人震撼。令人遗憾的是,有一尊头部已滚落地上多年,至今未见修复。入口大廊柱厅是八尊奥西里斯模样的法老塑像。室内壁画展示了拉美西斯二世南征努比亚,北战叙利亚、赫梯的场景,还有他为诸神和自己画的敬酒或贡香场景画像。正殿是拉美西斯二世与阿蒙-拉、拉-哈拉胡提和卜塔三位顶级神灵平起平坐。据说神庙方位布置精妙,每年222日与1022日,太阳光线可以照到正殿后墙三尊人神像,唯有卜塔永远在阴暗中。

        在附近,拉美西斯二世为爱妻建造了神庙,正面亦是四尊拉美西斯二世站像和两尊尼费泰丽全身站像,里面用哈索尔等女神作伴加持,故又称哈索尔神庙。20世纪60年代修建阿斯旺大坝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带头将神庙从淹没区搬到现址。阿布辛贝神庙是伟大而独特的法老神庙,不仅表明拉美西斯二世自我神化登峰造极,亦树立了石窟艺术典范。虽然偏远,但游客络绎不绝,已建机场方便旅游。

        12日下午,我们从阿斯旺启航,顺尼罗河而下前往卢克索,沿途参观了另外两座托勒密时代神庙。夕阳西下之际,来到康翁波双神庙。神庙东侧供奉鳄鱼神塞贝克,西侧供奉鹰神荷鲁斯;妻子均是哈索尔,两侧对称,西侧保持相对完整。我们只参观了西侧,发现人们似乎更喜欢荷鲁斯一些。其实鳄鱼神庙难得一见,出口处有塞贝克或鳄鱼文化展览室。

        夜晚在游轮上观星赏月、谈天说地,一觉醒来,迎着朝阳就到了埃德富。从日落到日出,尼罗河风景如画。这里有托勒密时代建造的荷鲁斯神庙,伊西斯帮助荷鲁斯战胜叔父塞特夺取王位,不仅成了法老,而且是法老的保护神和战神。正殿入口两侧有一对黑色花岗石荷鲁斯神像,头戴上、下埃及双冠。整个神庙曾经被沙埋,现在已基本清理修整好。

        卢克索是著名的“百门之都”底比斯所在地,也是此次考察的重点,停留三天四夜。中王国第十二王朝开始作为埃及首都,新王国时到达鼎盛;图特摩斯三世、埃赫那吞、塞特一世、拉美西斯二世等在此大展鸿图。

        卡尔纳克神庙是埃及现存的最古老、最大神庙群,置身其中,震撼人心!神庙规模空前绝后,始建于古王国时代,经过千年陆续建造,到拉美西斯二世时代才大功告成。

        卢克索神庙由埃赫那吞动工兴建,拉美西斯二世建成,名义上是为太阳神而建,实际上也是法老庙。拉美西斯二世建造塔门前,原有一对方尖碑和六尊自己的石雕像,还剩下三尊相对完整。里面石柱密布,结构复杂,难分彼此,有两座拉美西斯二世巨型黑色坐像和许多立像,一些原来的雕像也被改了名字。壁上浅浮雕记录了卡叠什大战场景和拉美西斯二世王子继位顺序。后部有一座供奉亚历山大大帝的花岗岩圣坛,是托勒密时代改建而成。神庙部分一度变成了科普特教堂,其中一角还被改建成了清真寺。

        卡尔纳克与卢克索集埃及神庙之大成。底比斯有许多庆典,第十八王朝时期持续11天,第二十王朝增至27天。从卡尔纳克神庙开始,到卢克索神庙结束,二者之间的神道两侧,密布羊身人面或狮身人面像。现在卢克索神庙晚上有灯光秀和文艺演出,长近3公里的神道正在修复中……

        卢克索尼罗河西岸不仅有帝王谷和王后谷,也是法老庙最集中的地方,我们只能选择其中两座参观。哈特谢普苏特是唯一真正掌权、名副其实的女法老。她的葬祭庙依山面河,规模宏伟,与卡尔纳克神庙遥相呼应。可惜图特摩斯三世掌权后,消灭哈特谢普苏特治国痕迹,毁坏了庙中名字和雕像。现正在修复中,卢克索非洲电影节晚会正准备在庙前广场举行。

        拉美西斯三世庙规模较大,保存相对完好。第一塔门通向一座开阔的庭院,第二塔门通向列柱厅,是拉美西斯型的特色圆柱,斜坡通向第三塔门,接着是一个多柱大厅。拉美西斯三世雕像大都已被人为破坏。为了防止身与名俱灭,墙壁和大石柱上都刻满了法老名字。拉美西斯三世在位期间,多次成功抵御外来入侵,是最后一位拥有绝对权力的法老。

        帝王谷位于卢克索尼罗河西岸绿洲与沙漠交汇处的荒山秃岭中,山岭疑似天然金字塔,新王国时期的法老大都葬于此。图特摩斯一世建造了第一个隐蔽的地下墓,后面法老竞相仿效,经历五个世纪,共修建了30 多座法老墓。图坦卡蒙英年早逝,无所作为,却凭石椁金棺木乃伊和丰富的随葬品成了当代最著名的法老,被评为世界十大古墓稀世珍宝之首,黄金面罩已成为埃及文明的重要象征。

        塞提一世墓是帝王谷最好、最长、最深的墓葬,需单独购票,且不许拍摄。塞提一世是拉美西斯一世的儿子、拉美西斯二世的父亲,即位后重振埃及雄风,收复埃赫那吞在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丧失的领土。其第一位妻子图雅是战车队官员女儿,战车是希克索斯遗产。墓中有一幅著名的《人种图》,黑色努比亚人,白色利比亚人、叙利亚人和棕黄色埃及人在一起。

        美楞普塔是拉美西斯二世的第十三个儿子,最终继承了王位。墓道斜通墓室,中间有陷阱和机关,石棺和石椁还在墓室中,上有精美图案。美楞普塔与利比亚和“海上民”有过一战,纪功碑提到“以色列被荒芜,其子孙断绝”。

        拉美西斯四世和九世墓亦大同小异,前者墓道平直,后者入地更深。国王谷岩墓墓道均有壁画或浮雕,墓室亦有图文,称为洞书或地书;放弃了活人殉葬,普遍使用替身夏布提陪葬。

        阿拜多斯位于卢克索西南约100公里,是奥西里斯故乡,亦是埃及王国龙兴之地,是埃及人心中的圣地。据碑铭和传世文献记载,美尼斯征服下埃及开创了第一王朝。考古发现和研究表明,纳尔迈可能就是美尼斯。纳尔迈调色板正面是他头戴白冠征服下埃及,背面头戴红冠凯旋归来。纳尔迈权标头手执权杖坐在九层台阶上,有侍从执伞、提鞋,还有仪仗队。贡赋调色板也印证了纳尔迈曾经远征利比亚,以色列南部出土的一块陶片上阴刻有“纳尔迈”王名。

        阿拜多斯遗址分三个部分:北部是第一王朝建的肯塔美翘(墓地保护神)和奥西里斯神庙;中间是大型墓地,发现了至少12座有墓碑的大墓和数百座附属贵族平民墓;南部是新王国时期建的塞提一世庙和拉美西斯二世庙。只有南部法老庙正式开放,墓地仍在进行考古发掘。阿拜多斯墓地比塞加拉墓地更古老,早期国王在两地均有墓葬:塞加拉更大一些,也许是真身墓葬,阿拜多斯可能只是纪念性衣冠冢。

        在阿拜多斯,塞提一世建造了法老神庙,有七座圣殿分别奉献给自己、普塔神、拉-赫拉克特神、阿蒙-拉神、奥西里斯、伊西斯以及荷鲁斯。神庙里有著名的法老名单从美尼斯开始,以塞提一世殿后,有意去掉了埃赫那吞等异端法老。在塞提一世庙后面,建造了另一座深沉的奥西里斯地下宫殿。

       丹德拉哈索尔神庙是此次考察的最后一座神庙。重建于希腊罗马时期,地面大厅规模巨大,地下密室异常精致。哈索尔和荷鲁斯是神界夫妻,如牛郎织女一样定时互相访问,正殿两侧雕刻了他们乘舟互访的场景。侧室屋顶上有一壁画生动展示了天神努特傍晚吞日、清晨生日情景。东亚亦有羲和生日之说。《山海经·大荒南经》记载:“东南海之外,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女子曰羲和,帝俊之妻,生十日,方浴日于甘渊。” 中国史前亦有太阳崇拜,但没有留下多少遗迹,射日神话反而流传甚广。

        犬年喜见猫与驴

        今年是狗年,第一站塞加拉下车伊始,欢迎我们的是黑狗、黄狗和白狗。它们摇头摆尾,似久别重逢。中华田园犬或土狗,与细狗或猎犬广泛分布于丝绸之路沿线地区。胡犬代马入中华,埃及犬马也不少。

        第二站是阿斯旺,有半天自由活动时间,我们乘努比亚人驾驶的马车游览街景,参观努比亚博物馆。博物馆系统展示了上埃及阿斯旺地区考古历史文化和民俗生活。古代埃及石器发达,陶器欠发达,最激动人心的是陶器上的《细狗撵兔图》。第六王朝时期,浅色陶碗上有一个人和三只狗,其中一只正咬着一只兔子。这可能是世界上最早的《细狗撵兔图》,可惜还没有出版相应图书可供参考,有待进一步探究,很可能就是灵缇。

        位于开罗的埃及博物馆著名的犬猎鹿盘,许多书中都有介绍。实际上很小,放在不起眼的展橱中,是开罗博物馆展示的为数不多的早王朝器物之一,不特意寻找,很难发现。这块墨玉似的黑滑石圆盘直径8.7厘米,厚仅0.7厘米。圆盘中央有一孔,插轴可旋转,造成黑犬、黄狗逐鹿的动人效果,使我想起“逐鹿中原”。

        2014年,我在伊朗访问时,曾见到了细狗撵兔砖雕镶嵌图案,想起了细狗灵缇萨露基。埃及壁画或砖雕中灵缇或猎犬很常见,其中猎犬就是法老猎犬。法老猎犬属于视觉猎犬,古王国时期的沙漠狩猎浮雕中猎犬很多,中王国时期流行猎犬逐羚浮雕。新王国时期,图坦卡蒙偏爱一头猎犬,制成木乃伊放进棺材里供来世使用。

        灵缇更加轻灵,亦是猎犬,绘画和浮雕中亦可以追溯近5000年前。灵缇在地中海及欧洲深受王室和贵族喜爱,形体从古至今变化不大,是古老纯种犬,野兔是灵缇追逐的对象。

        在我国,细狗撵兔流行于关中,河南、山东亦有。细狗尖脸、垂耳、腰细,动作迅捷灵敏。《史记·李斯列传》:“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汉、唐时期,皇家爱好狩猎,蒲城细狗乃渭北名犬:“黄瓜嘴,羊鼻梁,四蹄如蒜;腰似弓,细狗腿似箭,耳垂尾卷。”近年,蒲城细狗撵兔活动正在复兴,不过细狗却多是国外进口灵缇。

        萨路基犬可能原产于西亚,奔跑速度极快,追得上羚羊,称为猎羚犬。以色列北部纳吐夫文化晚期墓地发现距今1.2万年的人狗合葬。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则认为,狗是在距今3.3万年以前开始在东亚的南部地区逐渐被人类所驯化,随后逐步向中东、非洲和欧洲等地迁徙扩散。尽管狗的形态各异,有一个共同野生祖先灰狼。有人坚持“一种一源说”或“多种多源说”,我相信“单种多地起源说”。不同地区的狼亚种被先后驯化成不同用途的狗,然后又相互交流,形成了当今世界犬种分布的复杂局面。

        在古代埃及,人见人爱的动物不是狗而是猫。在阿斯旺菲莱神庙,我们见到了成群结队的猫,与游客亲密交流。

        埃及人对猫格外珍爱,猫也因此被神化。贝斯特即埃及猫神,新王国时期她被当作太阳神拉的化身。亡灵书《在埃里奥波里的大猫》中,一只猫站在圣树前用刀杀死黑夜之神的化身蛇。在工匠墓中,我们见到猫神屠蛇的生动画面:一手轻轻按住头部,稍稍举起屠刀……

        贝斯特女神象征着月亮的温暖和女性的魅力,手持叉铃,和哈托尔一样是太阳神的女儿。在希腊,贝斯特与狩猎之神阿耳特弥斯齐名,同样受到尊崇。没有哪一个国家有埃及那么多的猫故事与文物。猫在埃及人物质与精神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但它和狗一样,未必是埃及本土起源的动物。

        猫木乃伊成千上万,散布世界各地博物馆。中国家猫辗转来自埃及或西亚。紫禁城物是人非,上百只猫成了故宫主人,随意穿梭在飞檐斗拱之上,日日挤身人群中,夜夜独享故宫风月。

        真正埃及本土起源的家畜是驴,以努比亚驴著称于世。吃苦耐劳,至少被使用了5000年,却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和神化。当今埃及乡村中,驴仍然是重要的交通运输动力,公路上仍有驴车行走。驴大约于秦汉时期传入中国。

        从民族动物学可以探讨古代埃及和中国的文化联系。蒙古野驴和西藏野驴不可驯化,家驴源于非洲,东亚家驴来自埃及。狮子和狮身人面像是埃及文化的标志,传播到了近东和地中海地区。猎狮文化传入中国之后演变成了舞狮文化。家猫、鸭、鹅、蜜蜂等亦经历了大致相同的传播过程。鹅鸭画、食鸭图、烧鹅烤鸭雕塑和烤鸽子烤鹌鹑习俗源远流长。唯有鸡,中国早于埃及,家鸡起源于中国或亚洲,传入埃及。羊、牛、马、骆驼亦是从中亚、西亚传入,南传埃及,东传中国,故中国与埃及家畜大体相同。

         一江春水向北流

         古代埃及确是尼罗河的馈赠。上埃及崇尚白色,国王头戴白冠,崇拜鹰神荷鲁斯和荷花;下埃及崇尚红色,国王头戴红冠,崇拜蜜蜂神、眼镜蛇神和纸草。红冠与白冠、鹰与蛇的结合,象征上、下埃及的统一。法老一般都手持连枷与弯钩,意味着农牧结合。“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埃及的命运与中国惊人地类似。希克索斯入主埃及百年,引进车马与复合弓为标志的亚洲游牧文化,重新塑造了埃及的文化面貌。祭祀一直是埃及文化特色,战争亦成了埃及特长。新王国时期,被称为“古埃及拿破仑”的图特摩斯三世,反攻亚洲,进入了两河流域,建立洲际帝国;埃赫那吞极力推行阿吞一神教,将祭祀活动推向了高潮。拉美西斯二世巩固了埃及帝国,成了空前绝后的大帝。

        阿蒙霍特普四世强制推行太阳神阿吞崇拜,悠悠万事,唯祀为大。他一意孤行,迁都埃赫塔吞,改名埃赫那吞。在各地兴建神庙,将卡尔纳克阿蒙神庙改为阿吞神庙。阿吞是最高神,也是唯一神;法老本人成为人神交流的唯一中介,从而排挤底比斯阿蒙祭司集团。

        拉美西斯二世执政67年,进行了一系列远征,南征努比亚,巩固了对上埃及的统治;北伐叙利亚,恢复对巴勒斯坦的统治;在卡叠什,与赫梯帝国共动用战车5000辆进行国际或洲际大战,互不认输,签订了人类历史上第一项国际和约。

        善战不忘祭祀,拉美西斯二世在上、下埃及建了许多巨大无比的神庙和法老庙。他在阿拜多斯为父亲塞提一世和自己新建庙宇;在卡纳克神庙和卢克索神庙大规模改扩建;为自己和爱妻兴建了以宏伟著称的阿布辛贝神庙,还在尼罗河三角洲新建一座拉美西斯之家为陪都。全国各地留下了他的雕像。拉美西斯二世无疑是埃及历史上最伟大的法老,已成为埃及不朽的传奇人物。

        古代埃及地理上大体属于非洲,但人种与文化上受到了亚洲影响,又深刻地影响了地中海地区或欧洲。贝尔纳的《黑色雅典娜:古典文明的亚非之根》正题夸张荒谬,但副标题正确有理。努比亚人参与了埃及文明的创造,历代法老绝大多数不是黑人;欧洲古典文明的根源确实可以追溯到古代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欧洲和东亚均是以西亚为中心的古代世界体系的边缘组成部分,分别继承了埃及文化传统。

        我们应该系统地研究文明古国之间错杂复杂的关系。中埃之间的联系,必然涉及西亚或南亚,中埃关系实质是世界体系。古代埃及对人类做出了独特的贡献,有待我们深入研究和认识。读懂埃及,反思中国。许多朋友不约而同前往埃及,中埃关系日益亲密,上古世界体系更加清晰。

    (易华,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

Copyright © 甘肃丝绸之路传媒 © Design from 甘肃丝绸之路传媒
地址:兰州市安宁区西北师大新校区综合实验楼11楼甘肃丝绸之路杂志社出版传媒有限公司  管理员入口